多城松绑楼市调控一晚卖50套,炒房者还能翻天吗?党媒下定论
2019-12-03

    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   本来全国各地基于当下房地产市场的降温,对放松调控可谓是暗流涌动,自从菏泽率先成为第一个取消限售城市后,示范效应倒是很强,很多城市也以不同形式开始对调控进行微调了。这下似乎也可以明目张胆地微调了。虽然有房子是用来住的而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,但还有一个分类调控、因城施策的灵活,至于这个灵活到什么程度,可能就没那么容易把握了。

      山东菏泽取消限售,广州(楼盘)微调公寓限购,珠海(楼盘)被传放松限购,深圳(楼盘)四大行下调购房利率……我们的调控成果真的还能靠地方的灵活来保住吗?

      不过根据大多数人的评论还是比较理性的,少了一些过度为所谓微调对市场影响大的声音,基本上人们普遍认为,作为一线城市,广州微调同样属于因城施策,象征意义大于实质。若被市场解读为楼市调控松绑,恐怕仍属过度解读。一二线城市仍难说放松,三四线城市有些本来就没有什么限制,谈不上放松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 由此可见,理论上这种放松并不会对我们的调控主旋律造成威胁,也就是说基本上这种微调也都是不痛不痒。我们再看看市场的反应。

      新京报报道称,广州放松楼市限购,售楼处:一晚卖了50套价格没涨。12月20日,菏泽市住建局谢彦梅表示,棚改户有住房需求,且菏泽市房地产市场一直以来比较平稳,炒房空间不大,"取消限转"不会对本市市场造成大的影响。去年,由于山东省内青岛(楼盘)、济南(楼盘)等城市房价有较大波动,菏泽住建局按照山东省住建厅的相关要求,下发了限制转让期限的相关文件。她称,现在考虑到菏泽市房地产实际做出调整,既满足了部分群众的购房需求,又没有对市场造成很大影响,说明这是一个正确的决策。

      中国经济周刊报道,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《2018年城镇家庭资产指数报告》指出,近10年投资购房比例上升致使房市风险增大,但房地产调控政策已取得一定成效,一线及热点城市房价预期持续回落。

      过去10年间,新购房为首套房的占比在持续下降,新购房为第二套或第三套及以上住房的比例持续上升。2008年新购房中,首套房占比为70.3%,到2017年该比例下降至45.8%,2018年一季度进一步下降至30.8%。新购房为第二套房的比例逐年上升,从2008年的26.5%上升到2017年的39.2%,2018年一季度进一步上升到43.8%。新购房为第三套房及以上的占比也呈增加趋势,从2008年的3.2%增加到2017年的15.0%,2018年一季度进一步上升到25.4%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 虽然不能说首套是刚需,买三套就是炒房,但是也说明一定问题,很大程度上,刚需的购买力越来越弱,想买第一套房的难度也越来越大。而二套三套甚至以上的比例不断增加也说明,越是有房的人越想越有能力买房,他们的钱是不是因为卖房所得暂且不说,的确他们对房子投资的认识可能更加深刻。

      事实也证明,越来越多刚需买不起房在一定程度上跟炒房者有很大关系,炒房者的危害在哪里,最根本的还不在于他们推高了房价,更重要的是他们利用刚需推高了房价,利用信息不对称,制造房源紧张,让大家都去抢房子。再多的供给也不够资本的吞噬,多少房子都能被炒房者所消化。

      这是过去10年,今后10年还会如此吗?

      人民网(603000,股吧)发表评论文章《别动辄就说楼市调控要放松》中认为,定调明年经济时并没有提到房地产,市场倾向于认为对现有的楼市调控效果相对满意,房地产市场暂时不会加码调控。一直以来,对房地产的态度就很明确,既不希望过热,也不希望过冷,从来也不会说要将房地产一脚踢开。微调不等于翻盘,变动不等于变脸,放松不等于放开,始终是因时制宜,因城施策。高房价极大地提高了产业发展的要素成本,并且让发展实业变得“不划算”,楼市不能成为“麻烦制造者”。无论如何,楼市再也回不到2017年以前的“繁花似锦”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 这应该是比较客观的定论了,炒房者也该死心了,千万不要以为调控就要放松,即使微调也不会有炒房的空间,虽然炒房难以杜绝,但在房住不炒的环境下,炒房者越来越失去阵地,虽然说高房价不都是炒房者造成,但是炒房者对市场的危害还是很大的。而未来解决百姓住房问题恐怕仅靠降价也很难实现,多供地很重要,但多从供给结构上完善住房制度更重要,让大家都能住上适合自己的房子才是最佳目标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(责任编辑:常丹丹 HO016)